歡迎訪問久網: 葡萄酒 紅酒 黃酒 白酒 啤酒 藥酒 國產酒 進口酒
久網  葡萄酒 紅酒 黃酒 白酒 啤酒 藥酒 國產酒 進口酒
久網 名酒資訊頻道 => 13800元的葡萄酒也難解全行業不敵汾酒一家的困境

13800元的葡萄酒也難解全行業不敵汾酒一家的困境

  • 時間:2019年10月25日
  • 來源:久網
  • 類別:名酒資訊
摘要:“1914年或1915年裝瓶的一瓶張裕可雅白蘭地(備注:白蘭地屬烈性葡萄酒),可置換價值113.2萬元(人民幣,下同)的張裕可雅15年XO白蘭地600瓶;1916年至1928年期間裝瓶的一瓶張裕白蘭地老酒,可置換價值41.6萬元的張

“1914年或1915年裝瓶的一瓶張裕可雅白蘭地(備注:白蘭地屬烈性葡萄酒),可置換價值113.2萬元(人民幣,下同)的張裕可雅15年XO白蘭地600瓶;1916年至1928年期間裝瓶的一瓶張裕白蘭地老酒,可置換價值41.6萬元的張裕可雅10年XO白蘭地300瓶……”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酒業分析師蔡學飛10月23日下午對記者分析稱,國產葡萄酒的產量和營收出現萎縮,主要與消費環境、企業經營理念、行業標準等因素相關。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但在經營下滑的重壓下,威龍葡萄酒不得重新審視自己這一海外項目。今年8月,公司發布公告稱根據目前募集資金投資項目的實際建設情況,擬將“澳大利亞1萬畝有機釀酒葡萄種植項目”延期。事實上,這一項目已經歷過多次變更,并且在2017年便將此前計劃的“1.8萬畝有機釀酒葡萄種植項目”變更為“澳大利亞1萬畝有機釀酒葡萄種植項目”。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廣東省葡萄酒協會秘書陳泳對記者表示,高端白蘭地釀造周期較長,對葡萄的產地、品種都有著嚴苛的要求,這些都導致增加高端白蘭地的產能并非能在短時間內實現。而此次張裕發布的白蘭地產品走的也是高端精品路線,產量不會很高。同時,企業想要通過增加高端白蘭地產量,提高營業收入和利潤仍需等待產能的釋放。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除此之外,和宣布收購特定年份白蘭地老酒的邏輯如出一轍,在張裕的規劃中,他們還希望試圖通過這一品類提升產品的收藏屬性:目前高端白酒企業競相提價,背后的原因在于其稀缺性和收藏屬性。而高端白蘭地由于釀造時間長、對產地、材料的要求高,也具備稀缺性特征。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不過,對于張裕以及整個國內葡萄酒業來說,無論是和國內高端白酒企業一樣,不斷增長增量擴大業績;還是復制其基于稀缺性而產生的漲價邏輯,向外界講述一個稀缺和收藏的美好故事,都不是一個簡單的命題。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在中國酒類流通協會副秘書長王祖明看來,國內葡萄酒行業經過多年的快速發展,已經進入一個瓶頸期。他告訴記者,中國葡萄酒以前的發展屬于集體無意識期,很多廠商和經銷商只是跟隨行業紅利賺錢,但很少思考下一步該怎么做,這也導致國內葡萄酒行業發展目前面臨節點。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行業的低迷直接拖累了股價。與近年來白酒股價不斷上漲,茅臺等高端品牌均創下歷史新高不同,張裕最新的收盤價是28.78元,與其2010年至2011年間三次站上80元的高位相差甚遠。另外一家港股葡萄酒上市公司王朝酒業的處境則更為慘淡,股票已徹底淪為仙股。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通葡股份(SH600365)的營收雖然在2019年上半年從5.08億元增長到6.40億元,但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也暴挫54.58%,僅為275.90萬元。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他認為,國產葡萄酒錯失了中國葡萄酒消費升級的窗口期,缺乏價值品牌與核心產品,特別是產區與酒莊價值長期被低估,難以與進口葡萄酒成熟產區與評級標準構成競爭。隨著中國葡萄酒消費人群逐漸成熟,國產葡萄酒企業卻依然維持著傳統的渠道與價格導向,造成了目前的被動局面。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A股葡萄酒業的“三駕馬車”張裕、威龍和通葡股份的慘淡業績可以讓外界窺見其中的端倪。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在中國酒業協會常務副理事長王琦眼中,老酒的回購活動,是葡萄酒商提升了產品品質、文化底蘊和稀缺價值的常用手段,老酒也是一種稀缺的資源,其價值也正被越來越多的收藏愛好者及投資者所發掘。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根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最新數據,2019年1至9月,國內葡萄酒累計生產30.3萬千升,累計下滑10.4%。其中,2019年9月,葡萄酒當期產量3.9萬千升,同比下滑18.8%。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2016年,山東花冠酒業集團投資入股澳大利亞酒莊貝爾維德酒莊;2017年,洋河股份6600萬美元收購智利葡萄酒vspt品牌12.5%的股權;2018年,包括茅臺、瀘州老窖都在葡萄酒業務上加大投入……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生產端的下滑直接影響了企業的經營。中國酒業協會的數據顯示,2018年212家全國規模以上葡萄酒企業總產量62.91萬千升,同比下降7.36%;完成銷售收入288.51億元,同比下降9.51%;實現利潤總額30.63億元,同比下降9.46%。尚不及白酒企業汾酒(002304.SZ)同年的利潤總額。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記者查詢張裕(SZ000869)2019年上半年財報時注意到,報告期內公司營收為25.58億元,同比-9.55%;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6.03億元,同比-5.1%。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但從前述披露的數據來看,競爭對手的滑落并未給國產葡萄酒帶來增長機會。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李廷國認為,雖然國內葡萄酒市場大勢的下行壓力加大,但公司的銷售態勢反而可能逐步走出低谷,公司將力爭完成年初制定的營業收入不低于53億元的既定目標;另外,受國家減稅降費政策和控股股東抵頂商標使用費的雙重利好因素影響,公司盈利水平與上年同期相比,可能會有所提高。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行業利潤不敵一個汾酒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威龍葡萄酒的海外項目處于高開低走的狀態。2016年9月,在完成IPO四個月后,威龍宣布將斥資6700萬元通過全資子公司澳大利亞威龍在澳大利亞收購葡萄園。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不同于已回暖多年白酒業,國內葡萄酒行業的春天遠沒有到來。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張裕選擇了“出圈”,盯上了烈酒。張裕股份董事長周洪江執掌張裕后,將白蘭地業務視為業績增長引擎,宣布2018在白蘭地的市場投入將達到2017年的兩倍,并在2019年二季度,公司提升了白蘭地產品線的戰略地位,在營銷隊伍和渠道都分開配置。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這僅僅是國產葡萄酒行業目前頹勢的一個縮影。從年初至今,國內葡萄酒企業的經營情況也不盡如人意。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不過,張裕葡萄釀酒股份有限公司證券事務代表李廷國此前在公司半年報發布時表示,公司業績的下滑主要是受到葡萄酒行業進入深度調整期的影響,“市場競爭激烈,受葡萄等原料價格上漲,固定資產折舊、運費和人力成本增加等持續影響,公司盈利能力面臨更大壓力。但在這種不容樂觀的態勢下,張裕的下滑程度要小于行業整體。”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而關于張裕,市場對于這家有著超過120年歷史的本土葡萄酒企業并不陌生:1997年和2000年,張裕先后在B股和A股成功發行并上市,成為國內同行業中唯一同時發行A、B兩種股票的上市公司。同時在2007年,張裕集團2007年的銷售收入達6.95億美元,躋身全球葡萄酒業十強。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攪局者眾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但與眾多消費品行業不同的是,葡萄酒業并不處在一個“外來和尚才會念經”的格局,一直以來被認為是國產葡萄酒企業最大競爭者的進口酒板塊,在近兩年也出現了下滑的態勢。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陳泳還表示,由于白蘭地對品鑒的要求較高,其影響力也僅局限在部分愛好者之間。同時,國產品牌作為后來者,在品牌力方面與波爾多、軒尼詩等外資品牌還有一定的差距。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不過,國內企業從技術工藝來說已經處在世界前列,隨著企業方面對于白蘭地這一品類的營銷和公司品牌形象的塑造,會有更多國內的消費者和投資者認可其作為高端白蘭地廠商的形象,現在算是邁出了重要的一步”,陳泳補充說。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記者聯系張裕方面咨詢公司近半年業績下滑的原因以及在產品銷售和品牌的規劃等問題,但對方以不接受任何媒體采訪為由拒絕了此次采訪要求。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除了向海外擴張外,企業們還試圖增加產品品類,瞄準多元化業務。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相比張裕,“后起之秀”威龍葡萄酒(SH603779)的下滑更為嚴重。根據其10月22日發布的最新財報,公司前三季度營收為5.04億元,同比-9.16%;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2246.8萬元,同比大跌35.30%。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事實上,國產葡萄酒面對的競爭對手,早已不是單純的外資進口品牌,早已有其他國內企業和資本開始涉足葡萄酒行業。其中,白酒企業就躍躍欲試,試圖從他人手中分得一杯羹。他們大多采用與海外企業之間進行合作的方式,一時間成為國產葡萄酒的競爭格局中的“新掠食者”。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今年7月,張裕舉還行了白蘭地酒莊“可雅酒莊”的開莊儀式,向高端白蘭地發力。半年報顯示,張裕股份白蘭地業務共實現營業收入5.63億元,同比增長3.33%。按照官方預測,新品酒的發布將為張裕的白蘭地業務帶來至少10%的營收增長。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根據海關數據,2019年上半年中國進口葡萄酒市場呈現下滑。進口總量為3.15億升左右,同比下降14.09%;總金額為12.29億美元左右,同比下跌19.46%;均價為3.9美元/升,同比下降6.25%。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根據張裕方面披露的信息,這批白蘭地的售價在4500至13800元/瓶,新發布的7款酒每年的產量為32000瓶,零售額約在2億至2.5億元之間。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然而,在業內人士看來,白蘭地在國內缺乏消費基礎,市場的爆發還需要長期的培養。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其中在2018年8月,瀘州老窖集團與富邑葡萄酒集團宣布進行合作,就被業界視為白酒企業對葡萄酒市場的布局向著股權捆綁的輕資產模式進行探索的典型。而曾被批“做得了好白酒,卻做不好紅酒”的貴州茅臺,其旗下的葡萄酒公司也在2018年摘掉了連續5年虧損的帽子,銷售額進入了行業前十。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多方競爭下,國產葡萄酒企業也在嘗試通過其他業務來應對沖擊。威龍和張裕等企業選擇了以海外業務為切入點,但從目前來看,其“出海”的嘗試仍未能給業績增光添彩。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張裕近期在上海舉辦的白蘭地老酒回購暨年份酒戰略首發儀式上公布了白蘭地老酒回購政策。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破局之策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

張裕旗下的澳大利亞歌濃酒莊的業績表現也并不好。在其半年報中顯示,該酒莊自身生產經營實現凈利潤僅為55萬元,但按會計政策扣除收購時的相關溢價攤銷后虧損150萬元。

久網 http://www.tourismseoul.com/